好读网TXT下载小说言情青春 → 左手婚姻,右手爱情TXT下载

《左手婚姻,右手爱情》

内容简介:

《左手婚姻,右手爱情》作者:赫本的眼睛【完结】
《左手婚姻,右手爱情》故事中,细腻、美丽的南方女孩楚颜因工作结识了英俊而温柔的德国上司Michael,同时叉在好友苏苏的介绍下认识了事业成功的房地产发展商蒋杰。一番波折之后,蒋杰退出,而michael喑随楚颜回家过年的举动令楚颜万分感动,一段热烈、浪漫感人的跨国之恋迅即展开。然而,因为文化的差异,因为Hichael没有介绍楚颜给他母亲,致使楚颜内心受伤,决定分手。此时,南下打拼却破产的蒋杰再次出现,为了刺激michael,楚颜竟然答应了蒋杰的求婚,并顺势嫁给了一穷二白的他。

婚后,楚颜真心依恋上蒋杰,蒋杰事业也渐渐有了起色,但蒋杰的母亲却十分难处。于是,婆媳争端不断产生,而楚颜因总被蒋杰呵斥,渐渐心生不满。偶然的机会,她叉遇见了michael,她的感情将如何抉择。
第一章 我是你的PA

我大学毕业参加工作5年,换了3家外资企业,所从事的工作岗位都是总经理或者董事长的PA (私人助理),从来没有与我的老板或者任何外籍男同事有过任何暧昧,直到我遇见了他,我的前任boss调回欧洲总部之后,总部给我们公司-中国区的head office派来了一位新的执行董事,我见到他的第一天除了觉得他年轻帅气之外并无其他特别的印象。我对帅哥有很强的免疫力,大多数外表英俊的男人品行都不怎么的。  我的前任老板是一个个性十分强硬的人,不苟言笑,对每一件事情都要求十分苛刻,这也训练了我做事严谨,新来的boss却有着迥然不同的个性,他性格随和,彬彬有礼,年纪很轻,34岁,看起来却像二十七八的大男孩,德国人一般都眼神凌厉,但是他的眼睛里却时常泛起笑意。他个子很高,绿眼睛,金发,至少188cm,体型挺拔修长,没有啤酒肚,上班总是西装革履,衬衫洁白。他独身,所以租住在一个五星级的酒店,我相信他至少在外形上是很多女孩子心目中的白马王子。  他刚来中国的时候,我当时正处在思考是否跳槽的时期,我当时考虑的很多,老板换了对于一个私人助理来说等于所有的信任都要从零开始培养,以前的一切都是过去式了。而且当时一家在全球赫赫有名的跨国公司想聘我做中国区总经理的PA. 薪酬和待遇非常可观,我蠢蠢欲动。于是我计划在一个合适的时机和新老板摊牌。 我的办公室与他只有一墙之隔,所有来往的客人都要先从我这里经过,由我通报才可以面见,我的前任上司吃不惯中国饭菜,所以中午从来不下食堂去吃饭,我想德国人大概都只喜欢吃他们那种难吃的香肠,新老板也许也是如此。于是靠近中午的时候我走到他门口(门是开着的),问他中午是否需要准备其他食品,他看看表说:“谢谢你,但是我想和你一起到食堂吃饭。”我心想吃吧,吃两次你就厌烦了。【热门好书下载 好读网 http://www.haoduu.com】  中午铃一响,他就出来了,站在门旁,一手撑着门框,对我笑道:“我们去吃饭吧?”他虽然是德国人,但是说英语很清晰,带有一点点口音,但是并不矫揉造作。我点点头,和他走到一楼食堂去,他和迎面而来的每一个员工,包括车间工人都很热情洋溢的用不标准的中文说“你好”,这点倒是让我很诧异,我有不少德国同事,其中包括我的前任老板都不怎么把中国人当回事,都是比较傲慢的。这个人倒算是个另类了。进食堂门的时候,他做了一个让的手势示意女士先行,我心里很是受用,至少在礼节上他是一个比较“nice”的人。他很笨拙的用筷子吃饭,我问他是否需要给他准备刀叉,他摇摇头说:“我会很快学会用这两根棍子的。” 吃完了,他把筷子一放,说:“天气这么好,还有半个小时的午休时间,不如我们到厂区里走走?” 虽然我们不少同事也在午休时间在厂区散步聊天,但是我从来没有与我的前任老板在厂区里散步过,这个提议也让我很感意外,但是我还是点头同意了。 我们边走边聊,他个子高腿长,走路又快,我差点跟不上,他意识到这一点,说了一声抱歉立刻把步子放小放慢,我们起初所聊的内容无外乎是当地的风土人情、气候等泛泛的话题,后来突然他把话锋一转说:“我知道换了新老板大家也许不适应,已经有人提出了辞呈,但是我希望你不要走,Thomas(我的前任老板)跟我说你是值得我信任的一个人。” 我早就知道德国人很直接,但是我没有想到他这么直接,我原本还打算趁此机会给他下点毛毛雨,这样我辞职的时候不至于太尴尬。我几乎不知道怎么回答他,只好随口应付道:“我不会走的。” “真的?!太好了”他转过身来,看着我,样子很高兴,“太好了!” 我觉得这可不怎么好,这样不是把我自己的退路给堵死了吗?我得找个回旋的机会,我说:“泰勒先生,我……”。 “Yan(我的中文名字叫楚颜,老外总喜欢叫名不带姓), 你直接叫我Michael就可以了。”他微笑着打断。 “啊,Michael,我……”我望着他一脸真诚的脸,突然说不出口了,变成了:“我不会离开的。”他立刻眉开眼笑,高兴地和我谈起他来时路过北京的经历,中国的一切对他来说还都是新鲜而有趣的。过了几天,总裁造访,主持全球供应商大会,全公司上下一片紧张,按照前任老板的习惯总裁来之前所有一切都完美,包括车上准备的软饮,总裁前几次来访都是我负责接待的,有了前任老板给我培养出来的细心,我倒是比较放心,但是新老板毕竟新官上任,很多事情都还没有全盘掌控,所以我能感觉到他是很有压力的.保安说他晚上很晚还在办公室加班.  第二天我找出前任老板留下的所有之前做给总裁看的讲演给他,轻描淡写地说:”参考一下也许会有用处.”他感激的看着我说:”你的接待工作都已经做好了吗?” 我说:”所有事情都准备了.” 参加这次会议的人有二十多个公司,300多位客人,从客人下飞机,下榻宾馆,到议程安排,直到会议结束,都需要把细枝末节的事情考虑到,除了与会客人之外,还有总裁的行程,都必须面面俱到,我忙乎得一个头俩大,上厕所都是跑着去. 会议当天,我一早去酒店公寓接他,他行色匆匆地从楼上下来,一上车就打开电脑,打开他的讲演,检查每一个细节.我拿出热好的牛奶和面包给他说:”你一定没有时间吃早餐,边看边吃吧.” 他抬起头,看了看我,很认真地说:”太谢谢你了.”我笑了笑道:”这是一个助理应该做的.” “德国的助理可没你细心.”他说. 我笑了笑,不置可否.我的前任老板经常不吃早餐到公司,我天天给他买早餐热咖啡,早就习惯了. 他这天打扮的非常帅气,黑色的西服笔挺干净,白衬衫一尘不染,还没来得及扎上领带,我提醒道:”你的领带呢?” “哦,”他拍拍电脑包,”在这装着呢,这玩意儿太束缚了.”说罢,从包里掏出好几条领带,笑着在胸前比画道:”你说哪条.” 我说我喜欢兰色的那条,他立刻就把那条给系上了.系完给我看,我笑道:”Cool!” 他立刻眉开眼笑,我注意到他的脸竟然刷的红了.这年头还会脸红的男人实在是比较少见了.   那一次供应商大会举行得十分成功,但是也把我与Michael累惨了,总裁回到慕尼黑之后特意写了一封信对我们的工作表示了嘉奖,不久亚太区的人力总监给我打来电话,问我是否有意去挑战中国区项目发展经理一职,base在上海,主要负责在中国开发新项目与寻找合作伙伴的联系与协调.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诱惑,我本来在C城也没有亲人,这些年来我就一直在外漂泊,在上海或者在C城对我来说没有太大的不同.于是我答复说考虑考虑.  自然这件事情是经过了Michael的,他把我叫进办公室,直截了当地问我:”你是不是打算接受这个新职位?” 我说我还没考虑好,他说:”我希望你留在这里,我需要你的帮助.这里需要你.我也给你加薪,并且为你升职,你以后就是我的PA兼行政副总.” 这太突然了,我楞了一下,说:”我不能接受.” “为什么?”他也很吃惊. 我说:”我在C城呆够了,我在这里没有亲人,也没有多少朋友,上海至少离我的老家能近一点.” 他皱了皱眉说:”我何尝不是和你一样.我不仅在C城没有亲人朋友,甚至在整个中国我也没有.比你还差点呢.” 我笑了:”你以后会有的.” 他在椅子上转来转去,食指不停地敲击桌面,思忖了片刻说:”你反正也不着急今天就作出决定,我们明天再说.下周我要去欧洲出差,要去好几个地方,你赶紧帮我把行程表做出来,今天我就需要.圣诞快到了,现在订房定票都很紧张呢.” 我迅速看了一下表,离下班还有半个小时,够戗能做完呢,太不人道了吧. 赶紧伏案做吧,给欧洲的酒店和汽车租赁中心打电话,我们下班的时候正是他们上班的时候,不然拖到明天还是这个点.我拿起电话,叹了口气,开始拨号.事情看起来简单,做起来也不是很迅速就能搞定的,确认确认再确认,等我确认完,早过了下班的点,冬天天黑的早,我舒展了一下酸痛的腰,摁下保存和打印.这时候Michael的门开了,他斜倚在门框上,手里端着他的水杯,笑盈盈地看着我,说:”你错过通勤车啦?” 明知故问,我心里隐隐有些生气,口里却答道:”我一会打车走.” 他说:”不用出租车啦,我给你搭顺风车.你收拾一下,我们马上走.” ”你不要看一下行程吗?”我把打印出来的行程表递给他. 他拍了一下脑袋,拿过去放在他的办公桌上,我们走的时候,我特意瞟了一眼,那张我辛辛苦苦做出来的纸还在他办公桌上躺着呢,也太不珍惜人的劳动成果了吧? 我一边下楼一边给司机打电话叫他把车预热,我们马上就下班. Michael一手提电脑包,一手将车门拉开,失意我先上车,我本来打算坐在副驾驶坐,见他已经把车门都打开了,只好钻进后座.我与不同国家的人共事过,德国男人是我所见过的最没绅士风度的,他们从来不懂女士先行,而且他们等级森严,上司是绝对不会给下属开车门的,所以Michael给我开车门让我很惊讶.我想大概他跑的地方多,可能受到了同化的缘故吧. 一上车他就说:”好暖和,谢谢你,Yan.” 为什么谢我?我问. ”因为我下班从来无准点,司机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走,所以从来没有给我预热过车,我知道今天准是你告诉他的.”他得意地猜道. 我笑笑不置可否. 在车上我们又开始谈工作,天南地北,谈得十分融洽,看得出他心情十分好,经常幽出一默让人捧腹.突然他说:”今天我让你加班了,请你吃个晚餐吧?” 我一楞,脱口而出道:”对不起,我有约了.”我用的是appointment,他看了看我,反问道:”appointment?not a date?” 说完自己可能觉得问地冒昧了,于是赶紧把手提电脑拿出来看邮件. 气氛有些尴尬,我只好和司机有一搭没一搭地讲话.Michael也开始用手机往欧洲打电话,说的是德语,我听不甚明白,也不再管他了,到我的寓所我就下车了,我下车时他还在讲电话,他冲我笑笑挥挥手,算是告别了.
...

下载地址:

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版权声明 | 提交建议 | 申请链接 | 网站地图 |
copyright;2014-2015 powered by www.haoduu.com [好读网版权所有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