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看,这是哲学》

哲学史里的快乐智慧

作者:唐纳德·帕尔默 来源: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:2016-02-15 11:12:42

唐纳德·帕尔默作品《看,这是哲学》由北京联合出版公司出版。唐纳德·帕尔默(DonaldPalmer),美国马林学院荣休教授,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客座教授,长期在大学教授哲学史和哲学导论课程,教学经验丰富、写作风格活泼,致力于带领学生和读者通观哲学入门问题,主要著作有:《看,这是哲学》《中心保持不变吗》《为什么做个好人很难》《结构主义和后结构主义导读》等。

内容提要
本书是作者教授三十余年哲学导论和哲学史的教学心得之作,用轻松活泼的文风和四百余幅手绘漫画插图,对西方哲学史进行了简明易懂的概述。作者严肃地对待哲学,却又不那么郑重其事,用风趣幽默减轻了哲学难以承受之重,使哲学不再显得无聊难懂。本书自出版以来多次再版,广受读者欢迎,无论对于人文社科学生,还是普通大众,都不失为很好的哲学入门读物。


节选
毕达哥拉斯还是一个宗教团体的领导者,这个团体的成员必须遵从许多严格的秘传教规,这些教规建立在禁欲主义、数字命理学和素食主义基础之上。虽然他们坚持素食主义,但毕达哥拉斯派还必须发誓拒食豆子,因为食用豆子是食用同类的一种形式。仔细观察豆子的内部,我们会发现每个豆子中都包含一个微小的、胚胎期的人(或者说人形豆更为合适)。恩培多克勒的体系发展出最初的进化论。爱将各种怪物相互结合。“曾经,许多头生长出来但没有脖子,没有肩膀的胳膊四处游荡,没有额头的眼睛独自闲荡,许多生物在产生之初曾有两张脸和两个胸部,牛的后代曾长着人类的面孔,此外,还有过长着牛头的人类孩童。” 那些曾经能够存活的东西确实曾经存活着。亚里士多德后来对这种观点提出批评,认为它“过分听任偶然性的支配”。阿那克萨戈拉认为,生命界与无生命界的区别就在于,有机世界内部包含“努斯”作为其自我组织的原则,而无生命界则被“努斯”外在地组织起来。在任何地方,“努斯”本身在质上都是同一的,但它的各种能力由包含它的机体性质所决定。人类并都不比胡萝卜聪明,但人类能比胡萝卜做更多的事情,因为人类有舌头,有对生的拇指和双腿。(如果你的形状和尖细的根茎一样,你的行动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机敏了。)智者转向政治权力和修辞学的研习,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哲学家,而是修辞学家,他们以智者(“有智慧的人”)之名闻世。他们穿梭于城邦之间,收取演讲的入场费,这些演讲的内容不是关于实在或真理的本性,而是关于权力和说服。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写了很多有关智者的文字,根据他们留传下来的描述来看,当时流行的思想并不仅是怀疑主义,还有犬儒主义。普罗泰戈拉对主观主义、相对主义以及便利性的强调是所有智术(sophism)的支柱。他认为,人是万物的尺度,是存在的万物之存在的尺度,也是不存在的万物之不存在的尺度。这遭到了苏格拉底的批评,如果从感觉主义出发,我们同样不能否定动物也是万物的尺度。如果不知道“人”是什么,说“人是尺度”就几乎什么都没说。苏格拉底几乎从来没能对他自己所提出的问题作出回答。尽管如此,追问还得继续,我们从他的著名格言知道:“未经审察的人生是不值得过的。”苏格拉底的大部分时光在雅典的街道和市场上度过,他询问所遇到的每个人是否知道些什么。苏格拉底曾说,如果有死后的生活,他会向冥间的幽灵询问同样的问题。颇具讽刺的是,苏格拉底曾宣称自己一无所知。洞穴神话寓言式地描绘出了柏拉图哲学的本质,这出现在柏拉图最重要的著作《理想国》之中。在这个神话中,柏拉图让苏格拉底构想了以下场景:囚徒们被捆绑在洞穴中,面对洞穴深处的墙壁。他们自出生之日起就待在那里,既看不见自己也看不见别人。他们只能看到洞穴墙壁上的影子。苏格拉底描述了奴隶从黑暗、欺骗和不真实中解放出来,走向真理的光明和温暖的艰苦旅程。这个比喻赋予了很多哲学家和社会领袖以灵感。但柏拉图借此表达的并不只是一幅诗意的场景。

专业点评
《看,这是哲学》:哲学往往屈从于重大问题的引力,让人感到沉重。本书恰恰要打破这种倾向,减轻哲学“大问题”带来的难以承受之重。作者用四百余幅手绘漫画,以微讽调侃的方式描绘哲学观点,让读者在“观看”中感受哲学的活泼幽默,获取快乐智慧。

书讯分类导航

本类热门阅览

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版权声明 | 提交建议 | 申请链接 | 网站地图 |
copyright;2014-2015 powered by www.haoduu.com [好读网版权所有 ]